[猴草]不夜天(四)

足球同人|废土AU

配对:Gareth Bale x Aaron Ramsey

偷个懒,这章比较少(刚开学の咸鱼生活)

Aaron醒来时仪表盘上的指南针显示他们正正地朝着北方在开,那张折叠痕迹都已经破裂的地图被他绷在了旁边的车窗上,遮挡掉了大部分的阳光,让他能睡个好觉。

离开那块异种出没的雅丹地貌并没有花费他们太多的时间,值得庆幸的是在他们终于开出边界回到了一望无际的隔壁之前再也没有见到别的异种。Aaron一直在向东面开,Gareth则一整晚上都握着枪盯着窗外,紧张驱散了他们所有的困意。

Aaron调直座椅靠背,伸了个不太圆满的懒腰,肌肉的舒展牵动了他肩膀上的伤口,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正在开车的Gareth疑惑地朝他转过头。

“等我把伤口处理一下再换手。”Aaron脱下自己的外套,里面浅色的衬衣肩膀上有一块已经发硬发黑的血迹,Aaron都不知道为何这样的伤之前居然还毫无痛感。

“流了这么多血?”Gareth立马靠边停了车,握住Aaron的小臂,在干涸的血迹中皱着眉认真辨认着伤口。

“皮肉伤。”Aaron转动了下手臂让伤口逃脱Gareth的视线。

他把自己的衬衣脱了,撕成条状沾着水清洗了一下伤口。三道抓痕都不算太深,两道只是蹭破了表皮,剩下那道稍微深些也没什么大碍。Gareth坐在他旁边一言不发地看着他处理伤口,Aaron只觉得被他盯得十分紧张,把伤口都包扎得异常丑,有失他的正常水准。但Gareth的目光却不知收敛一般,Aaron悄悄地抬眼看了下对方的蓝眼睛,阳光从地图的缝隙中漏进来晒得他脸颊发烫。

“换手。”Aaron包扎完之后披上了自己的皮夹克,里面空落落的,被包扎得部位仿佛不是属于自己的有机体。

一望无际的沙漠让他们能够无视道路的存在直直往前开,Aaron打开了车载音响,播着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流行音乐。

远处可以看见那些曾经存在过的高楼大厦,几何状态的钢架高低错落屹立,像是过去的时代留下的遗产,却长了一副怪物的面容。或许在几年前这边有一个在地图上被黑体加粗过的地名,而如今却只是表示沙漠点阵上的一片空白。

那并不是多久之前的事情,却仿佛已经过了很久,回忆起来都带着白噪音。

“我们明天早上能够到索道山谷。”Gareth瞄了一眼地图,用圆规丈量的长度即将代表他们已经经过的地方。这条道路上并没有太多的居民,从山谷经过山脉向西,就离他们的目的地不远了。

“今晚可以休息。”他补充道。时间很宽裕,足够让他们在扇形绿洲前面稍作休整。Aaron垂着自己受伤的胳膊,点头应着对方,血液顺着手臂往下流,让他每个指尖都发胀发热。

他的脑袋不自觉地跟着音乐的节奏开始晃动,歌手的口音让他回想起了一些以前在北方时候的事情——还在那座湿润的城市的时候。眼前相似的景致往后不断滚动让他们前方的道路宛如没有尽头的莫比乌斯环,他们却在一直跟着音乐和细小的指南针在不断前进,他侧头看了看坐在自己旁边的人,侧脸鼻尖翘起的那个小小弧度和嘴角的有些相似,延伸出周围一圈浅色的雀斑。发际线被绷紧的头发丝丝分明,没有明确,却总觉得透着小小的愉悦。

有那么一瞬间Aaron居然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走下去也挺好,有耀眼的阳光和不算美的景致,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若是没有肩膀上的伤或许会更好,但现在眼前的一切也足以让他忽略那些不时泛起的表皮疼痛和昨晚的遭遇。

傍晚他们在绿洲的边缘停了下来,向北能够看到连片的草原,在落日里边缘泛着金黄。他们旁边是一段核爆后留下来的高架桥残躯,在地面上留下一片面积巨大却孤立的阴影。Aaron下车坐在引擎盖上目睹着夜间的太阳升起,披着的外套松松垮垮地挂在肩膀上,他只觉得风顺着灌进来吹得他冷,但却不想动手加衣服,哪怕是用外套把自己裹起来。这时Gareth关上了后座的车门,车盖上坐着的Aaron也跟着晃了两下。

“在想什么?”Gareth踩着前轮也坐到引擎盖上,肩膀贴着Aaron没有受伤的那半边肩膀。

“想一些以前的事。”Aaron稍微往旁边给对方挪了点位置,把背靠在沾满尘土的挡风玻璃上。

“核爆前还是后?”

“都有。”Aaron转头看了看那段戛然而止也没有开头的断桥,它正好挡住了夜晚的光线,营造了一块相对的黑暗的环境,让他产生了一些安全感。夜晚的太阳带着青白的光线和淡粉的霞光,把东边混合成了一块色彩瑰丽的画布。

“我记得我曾经住的那座城。天气总是没有规律,雾和雨,还有不热的夏季。”

“一些模模糊糊的人,相似的口音,水泥色的古堡。音乐节,足球赛。”Aaron的发音不清晰,小声宛如呢喃。

“你还记得你在发生的那一刹那在做什么吗。”Aaron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掏出那本书,翻动了两下摆在一边,朝上那面的几页纸被风吹得快速翻动,间隔一阵又覆回原处。Aaron并没有在话语中透露出什么疑问的语气。

“我记得我在一个酒会——很大的那种,有明亮的大厅,亮得晃眼的水晶灯,大理石的墙面上都是灯光的折射。有穿着晚礼服的漂亮姑娘带着一身昂贵香水味道从你面前走过。”

“巨大的落地窗,外面是埋在黑夜当中的树林,边缘的草地被灯光照亮。”

“瞬间的强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睁开时只能在视线模糊中听见巨响,所有的感官都像被剥夺了,眼前的一切都开始崩塌。”

“后来的事情都消失了,等我醒来已经在东边的医院里,浑身是伤却毫无痛感。”

“你呢?”Aaron停顿了一下,往Gareth那边挪了一点,昏暗中他看不清Gareth的眼睛,反而让他有勇气和对方直视。

“记不太清了。”
Gareth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却没有料到Aaron突然撑起身子限制住了自己的活动,他也便不再移动,靠在挡风玻璃上相互对视。

Aaron把自己的食指贴在Gareth的耳后,拇指在耳廓上摩挲。他能感受到Gareth的耳垂在不断升温,却没有要逃脱的意思。

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动作不是很舒服,抬起的手牵动伤口有些疼。Aaron没有发声,只是用嘴型朝Gareth讲了两个单词,或许有些遗漏下来气音,不知道能否被辨别出来。

一阵沉默之后Aaron看Gareth并没有动作,便吻上Gareth的额头,然后慢慢吻上对方的眉弓,对方躲闪了一下,但耳朵还在他手中,Gareth闭上了眼睛。Aaron一路向下,亲吻对方闭起的双眼,睫毛贴着他的嘴唇轻轻颤动。Gareth的耳垂越来越烫,Aaron把自己的手扶上对方的脸颊,没能忍住发出了一声轻笑,然后将嘴唇贴上对方的鼻梁,他想在光线好的情况下可以看清对方鼻梁和脸颊上的雀斑。Aaron的吻停在了鼻尖,他仍然没有做好准备继续,试探性地轻轻咬着Gareth的鼻尖,两个人的鼻息交错,Aaron只觉得没有之前那么冷了。

他离开了Gareth的鼻尖,他们之间有些迟疑的停顿,最终接触上的是对方冰凉的嘴唇。他能感受到Gareth不再僵硬,反而是他的脸颊突然烧了起来,有些笨拙地回应着Gareth的吻。Gareth的手绕到他身后,把他搂进自己的胸膛。Aaron尝试有技巧地回应对方的吻,节奏不快也不慢地和对方唇舌交缠,却感受到Gareth越来越用力,让他几乎喘不上气,有些发懵地蜷缩在Gareth怀里,贴着他背脊的那只手像是热源,把对方的体温传遍他全身。

Gareth慢慢退出来吻上他的鼻尖,然后顺着鼻梁眼睛眉弓,与他相反的路径,重新吻回他的额头。Aaron把头卡到了Gareth的肩窝里,彼此都看不见对方的表情,Aaron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震得胸腔都在发疼,两个人都保持着这个相拥的姿势没有移动,Gareth下颚的胡须蹭得他后颈发痒。太阳的移动让光线逐渐朝他们这一小片阴影前进,Aaron的手已经暴露在了阳光下。

Aaron觉得把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留在这一片阴影中就好。
他稍微挪动了一下手臂,Gareth却没有放开他的意思,他只能假装无所事事地玩弄Gareth脑后那些扎不上去的碎发。

“Aaron。”

“嗯。”

“念念那本书吧。”

“好。”

Aaron背着手摸到了那本放在一边的书,绕过对方姿势有些别扭地翻开书页。

“就算太难舍弃,人们抛弃过去时也从来不会有顾虑。血肉会燃毁,照片会燃毁,记忆,那是什么东西?不过是看不到遗忘之必要的傻瓜们的胡言乱语。而且如果我们不能尽数抛弃过去,我们还能改写它。死去的人不会叫嚣。死去的东西自有其魅力。它能保存所有那些令人赞赏的生命素质,却无须附带和活物有关的一切令人生厌的纷杂烦恼。废话和抱怨,还有对爱的需求。它能尽由你拍卖,展览。收藏。”

“是吗。”Gareth声音很低,模模糊糊在他耳边,Aaron却不愿也不知道怎样去回答。

“万物倒塌又被重建,唯建造者再度欢愉。”

Aaron翻到了下一页。

TBC

评论(2)
热度(21)

© 里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