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彪]Folie à Deux(6)

足球同人|《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AU

配对:

Olivier Giroud xMathieu Debuchy

 *有借梗,OOC,R

 

雨水不断从缝隙中往屋里钻,风把还未落地的雨滴扫在窗户上,没有玻璃的地方就被径直扫进了屋内,落在卷翘膨匚胀的木地板上。桌上的纸被吹到地上,雨水把它们粘住不再飘动。

Olivier像是要将对方整个嵌入墙壁一般死死顶匚住,他觉得自己像是吸血鬼一般在对方嘴唇上被自己咬破的口子附近缠匚绵,舔shì吮匚吸伤口里冒出来的血液,脑海里是对方泛红的嘴唇逐渐没了血色的样子。Mathieu紧绷着,鼻息混乱地打在Olivier的脖颈和脸颊上,热量中和了雨水散发的寒气,混在血液中向上或向下转移。

闪电就像是闪光灯,从窗外照进来,照亮整个房间,照亮窗边那堆湿透了的废纸,照亮他们,照亮Mathieu边缘挂着血迹的下唇。

然后便是等待雷声的过程,Olivier顿在Mathieu面前,他在等待对方的默许。

雷声从无法辨认的方向传来,Olivier扶着对方的脸颊,用舌尖撬开不再那么分明的唇线。他的舌尖划过对方的上颚,Mathieu的手指隔着湿漉漉的白衬衫加重了落在自己肩头的力道。Mathieu开始回应Oliver的吻,双手顺着肩头扶上Olivier的脸侧,食指贴着对方的耳根。

他们就像刚喝完龙舌兰那样的烈酒,舌间的交叠像是打火机,滚烫得仿佛燎着了口腔的全部,然后把大脑和里面的理智都烧成了焦黑的灰烬。

Olivier的手伸向对方的胯间,他并没有解开对方松垮而毫无抵挡意义的浴袍腰带,而是隔着那层劣质而粗糙的人造绒面握上对方开始抬头的性匚器。他勾画着那里的轮廓,Mathieu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Olivier故意将粗糙的面料隔在自己的指腹和对方阴匚茎的前端之间或轻或重地搓匚揉,这让对方的手指不断收紧,指甲嵌进他的后颈并企图拉开他,喉咙里发出低哑而不受控制的呻匚吟,唇匚舌间的回应也变得迟钝断片。而Olivier脑海里都是火焰燃烧让所有物件都变成无机物的画面。

又是闪光灯。

照亮房间,照亮桌子边未完成的油画,照亮他们,照亮Mathieu低垂着的眼睛和微张的嘴。

Olivier吻上对方的下颚骨侧,胡茬不具攻击力地扎在他舌尖上。手上搓匚揉的动作并没有停下,Mathieu不断颤抖,僵硬地陷在墙里,下匚身开始变得更加硬匚挺,也更加脆弱。

“你想要什么?”Olivier的话从Mathieu的下颚骨侧传来,他却无法把它们收集起来从耳朵塞进大脑,即使那里一团灰烬。

摩擦,快匚感,高匚潮,或者是什么别的。

雷声响过,Matheiu没有回答,Olivier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对方崩溃般地发出了低沉的啜泣声,手又落回了Olivier的肩上。

“我想要了。”Olivier自问自答,他朝对方露出笑容,眼角的伤口被他扯裂,疼痛感适时地传来,促使他清醒。

他把Mathieu抱起来,踉跄地把对方扔上发霉的床垫,生锈的弹簧吱吱呀呀响,他的膝盖落上床垫,把对方压在身下。

闪光灯。

Mathieu浴袍的腰带已经松了,胸膛和下匚身全部暴露在光线下,繁复的纹身在冷色的皮肤上蜷伏。Olivier扯下自己湿透了的领带,脱下贴在身上的衬衫扔在一旁,落地时发出沉闷的折叠声。

他再次握上对方挺立的阴匚茎上下套匚弄,嘴唇顺着脖颈的线条下滑,在颈侧又咬破了一道口子,他听见身下的人倒抽了一口冷气,然后回归于平静。

疼痛让他们更清醒。

Olivier解开自己的腰带,把沉重的裤子脱下扔在衬衫上,挺立的欲匚望被解放出来,让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他的嘴唇还在对方胸前的纹身上流连,身体的迫近让对方的双匚腿已经张开,浴袍只剩色情意味地摊在Mathieu身下。Olivier顺着腿匚根向上,手指探到对方的后匚穴。

他现在十分清醒,阴匚茎的充匚血让他清醒,潮匚湿发霉的空气从他眼角的口子里钻进他一片灰烬的颅腔也让他清醒。

闪光灯。

Mathieu双匚腿张开毫无保留地暴露在Olivier面前,只有小臂还挡着眼睛,像是不愿让他看见什么。

在雷声响起之际,Olivier轻轻匚握着对方的手腕把对方的手臂放回床垫上,然后温柔地吻上对方的眉弓骨,同时手指缓慢地伸进对方身后。

他听见Mathieu一声轻轻的叹息。

Olivier一边轻柔地吻着Mathieu,一边做着扩张,手指被滚烫所包裹着。

雷声再次响起,他将自己的欲匚望抵在穴匚口,缓缓地推进。Mathieu紧紧攥着床单,Olivier的膝盖都能感受到床单皱起的滑动。他在Mathieu的耳边安抚着,但他觉得对方可能除了倾泻的雨声什么都听不进去。

直到Olivier完全进入之后Mathieu才彻底放松下来,手臂环上Olivier的脖颈,回给Olivier一个嘴唇上的轻碰。Olivier开始缓慢地抽匚动起自己的性匚器,对方滚烫的穴匚道包裹着自己的欲匚望,他甚至能听见体内多巴胺在分泌,他加快了抽匚送的速度和力道,听见身下的人破碎不堪的呻匚吟混在弹簧的吱吱呀呀中。

他再次亲吻上脖颈上的破口,让它无法愈合,再次将刺痛的感觉送上对方的中枢神经,同时继续摩挲着Mathieu的分身。多种刺匚激让Mathieu无法控制自己,声音颤抖带着哭腔萦绕在Olivier耳侧,Olivier却不断加重力道顶匚弄在Mathieu体内敏感的那一点上。

身下的人让Olivier上瘾。

Mathieu像大匚麻,像苯匚丙匚胺,像巴比妥,像可卡因。

像迷幻剂,像鸦片,像海匚洛匚因。

而他像个无可救药的瘾君子。

Mathieu再也无法忍耐地咬上Olivier的肩胛,在那里留下了一圈椭圆形的流匚血的牙印,并在那里达到了高匚潮,精匚液留在了Olivier的小腹和胸膛。Olivier继续抽匚插着,在释放前拔匚出来射在了外面。

Olivier觉得自己仿佛在燃烧,然后陷入了无力与困倦,他倒在Mathieu身侧,平息着体内的热潮和欲匚望的尾声。

虚弱的闪光灯。

Olivier侧着身子,对面的Mathieu同样侧着身子面对着自己,蓝色的眼睛一如既往透着委屈和太多的情绪,眼眶泛红透着未消散的情匚欲。

Mathieu伸手抚上Olivier的脸颊,Olivier抬手覆上Mathieu的手背,不愿意对方的手离开。Mathieu轻轻吻上他的额头,结痂的嘴唇划过,有些痒。

Olivier闭上眼,感受不断泛上的困倦消去的热量和对方在自己面前的轻声呢喃。

“今夜,我将乘船去往拉匚脱匚维匚亚。”

“一片羽毛对太阳说道,明天日光晴好,不如看看暗礁?”

Olivier轻轻地笑了,接着Mathieu的话尾呢喃。

“琼斯先生和孩子想说这主意不错。”

“就把你的画用砂纸磨了个光。”①

——

①节选自上世纪激浪派艺术家Ray Johnson一封写给画家Al Kotin的简函中的诗歌。

评论(7)
热度(24)

© 里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