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戴厄]Powerless(无能为力)【12】

足球同人|战争AU

配对:Cristiano Ronaldo x Mesut Özil

OOC


【十二】

Cristiano已经好久没有打这种静止的东西失过手了,但显然这个炮台让他破了记录。——尽管他花了非常长的时间在测算各个射击数值。

交火中的纳西里耶周围气流混乱不堪,城市上方如同沙尘暴一样,能见度在一到两公里内波动。Cristiano在扣下扳机之后就知道这次准歪了。燃烧弹的火光从旁边的一幢平房中冒出,烟雾让那个目标区域变得更加模糊。同时也意味着Cristiano刚刚所在的射击点已经暴露,他和周围的将近十个人必须迅速撤离。

Mesut跟在Angel后面撤退到河滩中央一块截断的河堤之后,在此之前他打了几个点射,其中一发打爆了一个哈吉的脑袋,他能看到对方捂着脸倒在瓦砾之中消失不见。另一发则打在另一个人的膝盖上,瞄准镜中能清楚地看到膝盖骨在粉红色的血雾中被打得粉碎。在对方跪倒之后他又在耳后的位置补了一枪。

而Cristiano那枪失误引来了更密集的炮火,头顶棕榈树的叶子被子弹打得翻来覆去,巨大的枝叶掉落下来打在了Pepe身上,在猛烈的炮火之中几乎悄无声息。更多人在此时此刻选择掩护自己而不是向对岸射击。Pipita从左胸前的武装袋里摸出一包火柴和一个皱巴巴的烟盒,随后就被周围的几个人瓜分光了,他们几乎是伏在地上吐出那些灰白的烟雾。Karim的枪则卡了弹,Mesut离他不算太远,能够看到法国人嘴里嘀嘀咕咕地摆弄着他的枪,整个身子都蜷缩在堤角一块L形的拐角处费力地尝试把枪栓拉开。又有几个人从附近的掩体中转移过来,Mesut看不清是谁,只能看到这块河堤之后有一整排的军人,穿着皱巴巴的沙漠色防化服条状摆开。直到十分钟之后有了一阵停火的间隙,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掩体之后的人全部举起枪向对岸射击,看上去只是一阵乱打,然后又各自分散开来。Mesut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身后的棕榈树旁停着一辆美国人的悍马,而Xabi从车后保险杠旁探了半个头出来,招呼他过去。

“打到了吗?”Xabi抽了一口雪茄,看样子可能是他从车里摸出来的。

“嗯。”Mesut点点头,同时把无限电在车的前轮后面架好,里面带着噪音地传出Mourinho的骂声,他甚至都不用脚趾想就知道肯定是在骂Cristiano刚刚打歪的那一枪。Mesut皱了皱眉,把耳机插到了插口里。

“Cristiano呢?”Xabi猛吸了一口手中的雪茄,烟雾从他嘴角起皮的缝隙中冒出。Mesut知道Xabi并没有真正想问自己,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看着自己,而是看着桥墩方向。

Cristiano的心情糟的透顶,口香糖被挤在左边上下的牙冠之间,早就没了甜味却咬得他满嘴都是酸的。背着那把巨大的狙击枪跑动起来十分碍事,但他没有精力和空暇来抱怨这些。跑过那些千疮百孔的棕榈树前时他觉得子弹就打在自己脚边的沙地上,而他完全就无法把视觉的感受传递到脑子里,此时此刻更多在指示自己行动的是躯体而不是思维。自己的脑袋现在却在想象自己身后那些弹道轨迹,甚至还可以带着圆舞曲一样的背景音乐。

他不知道自己跑到桥墩附近的那个掩体花了多长时间,不过可能是他这辈子跑得最快的一次。巨大的桥墩旁边有一些大块的混凝土块,地上零零散散地堆着几个带着弹孔的沙袋,类似滑石粉的沙土中还嵌着几个过滤嘴都烧过的烟屁股。他迅速地架好枪,在瞄准镜里重新找到那个藏有炮台的建筑物。

妈的。

对岸来的炮火让测距变得更加困难,Cristiano不断地用唾液沾湿手指来测算风速,复式瞄准镜里横竖的两根细直线一直在水平和竖直方向上波动,第二个和第三个瞄准点停留在建筑物靠左的位置。他几次都加大了食指放在扳机上的力度,却又松开。口香糖被从牙齿之间被放出,咀嚼了几次之后又挪到了另一边后槽牙的位置死死咬住。噪音中自己的呼吸依然清晰,视线中的瞄准点跟着呼吸的节奏上下起伏。

“Cris!”

Mesut蹬着混凝土块散落在外围的碎块爬了上来,滑石粉一样的沙土卡在鞋底的凹槽里让他有几脚都打了滑。此时Cristiano无法做出任何回应,难得的炮火间隙是他不想错过的最好狙击时机。Mesut弓着身子在Cristiano的旁边趴了下来,把枪架好之后他并没有立马进入射击状态,而是看着几乎是静止着的Cristiano默不作声。——他并不是发呆或者在单纯地看对方。Mesut的脑子里很糟,他在思考刚刚Xabi在车轮后面跟自己讲的东西,而他不知道如何跟Cristiano说。

或许这段时间长得连Cristiano都觉得不大对劲了,他叹了一口气把视线从瞄准镜上移开,偏过头来看着自己。

“Cris……”

“什么?”

“你介意……我帮你测风向吗?不……我的意思是……我并没有觉得你……嗯……”Mesut觉得自己又把所有之前想到过可以用的词汇都忘光了,他现在甚至都不敢看着对方的眼睛,目光一直在两边徘徊。他是了解Cristiano的,这也让他更加担心对方简直可怕的自尊心。

“Cris听我说我只是……”

“枪袋里还有一个备用瞄准镜。”

Mesut悄悄地松了口气。

他从牛津布隔层里找到了另外一个复式瞄准镜,然后换在了自己的卡宾枪上,开始测算他们和那个建筑物之间的码数。

“小鲷鱼。”

“怎么?”

“你用哪种方法测距?”

“足球场。”

“那个美国人爱用的方法?好用吗?”

“至少适合我吧。”Mesut听到了Cristiano的一声轻笑。

“那从这到对面有几个足球场长呢我的小球星?”Cristiano勾起了一边的嘴角,瞄准镜里三个瞄准点都落在了建筑物的区域内。

“到河滩边缘大概是五个……我估计是十一个?大概1270码?”Mesut的测距能力并不差,但是更多时候的射击失误却是来源于最后扳机扣动时候不够果断。Cristiano在这方面却十分出色,反应能力等也同样比常人更好,而且是大家公认的。在科威特的一个晚上他们甚至讨论认为Cristiano是整个基地里最好的狙击手之一。

“风向偏差呢?我估55码,但是靠对面河岸那边风好像挺大的。”

“是的……桥上的风看上去很大。63左右,我觉得。”

“听你的。”

“但是我……”Mesut似乎还想修正一下自己的判断,但是没比Cristiano扣动扳机的速度快。建筑物在爆炸中放出橙红色的火光,火苗窜上六七米的高空,燃烧弹划破了比大桥还要长的空间。尽管不是曳光弹,但是那枚大口径的燃烧弹仍然留下了不是很明显的弹道轨迹。

“Yes!”Mesut看着那团耀眼的红斑出神,二次爆炸和三次爆炸的声音隔着如此远的距离依然清晰,火光的周围弥漫起燃烧产生的黑烟。他被Cristiano搂进怀里,棕榈的树叶拍打在一起,其他队友的欢呼从叶子的间隙传来,而Cristiano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了一个吻。

下午之后的情形要好很多,四点多的时候又有两个美军营到了芦苇丛的后方,开始有一梭一梭子弹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这一阵声音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却让Sergio抱怨美国人全在打土墙抱怨了快一个小时,而旁边的Marcelo和Pepe因为嫌Sergio太吵又抱怨了两个小时多。直到天黑下来之后他们才开始往回撤,对岸的纳西里耶城有些位置还燃烧着火光,黑暗中耀眼无比,几个已经戴上夜视仪的人不时骂几句,在夜视仪中看那些火光就是在瞎自己的眼。

因为战线拉得过于长,整个小队是分散往回撤的。Mesut背着无线电跟在Cruistiano身后, 后面还跟着Angel和Xabi。Cristiano用枪口扫开那些挡在前面的芦苇,此时已经没有了什么交火的声音,只有周围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人踩在干枯的芦苇杆子和沙地上发出的声响和头顶偶尔出现的直升机轰鸣。没有人发出交谈的声音,或许是由于半天的前线作战让所有人都身心疲惫。Mesut觉得周围那些看不到的队友在离他们越来越远,但Cristiano依然看着指南针大步向前。他转头看了看后面的两个人,对岸的火光显得他们的脸更加模糊不清,Mesut只能耸耸肩,告诉自己一定只是这片芦苇荡太大了。

“操!”Cristiano突然大骂了一声,吓得后面三个人全部愣在原地,可周围除了被他们碰到还在摇摆的芦苇其它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对。

Mesut感觉到眼球传来的一阵刺痛,让他本能地闭上眼睛低下头。

“是谁?”可能是由于他们走过来的过程过于安静,此时Xabi的声音显得非常大,而且用的是英语。

……

经历了半分钟左右的僵持,前方的芦苇丛中突然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又在一阵沉寂之后,那丛芦苇开口说:

“你们是谁?”

用的是德语,而且声音听上去很熟。

Thomas Muller的出现让Cristiano不再需要自己扫开那些芦苇,同时打破了原本的安静气氛。Mesut还是纵队里的第二个,因为其他人觉得他们需要一个德语翻译。但其实就算自己曾经的队友呱啦呱啦讲个不停他也没有听到什么重要的内容需要转述给自己身后三个人的。

“天啊你们才在那边待了一下午!我们昨天晚上就到了那个桥下,然后一直都在那个河滩上,凌晨四点天还没亮就有射击声也不知道是在打什么!美国人的直升机还是今天早上才到的!那所谓的空中支援打了跟没打一样,两架眼镜蛇没油了就飞回去了。还有你不知道……”Thomas的滔滔不绝一开始引来了后面三个人的好奇,但是在看到Mesut那个嫌弃的摆手也就明白了默默听着德国人大段大段地唠叨着自己听不懂的东西。

Mesut一直怀疑Thomas是在芦苇里迷路了才遇到他们,顺带用激光瞄准了他们的眼睛。不过Thomas非常严肃地澄清自己只是出来巡逻的,以防某些哈吉游击队埋伏在芦苇里面。因为他们驻扎的位置就在前面一公里多的地方。

期间他们还遇到了两个迷了路的法国人,几个人折腾了半天不知道用什么语言交流之后Thomas把自己的手语技能发挥到了极致给那两个法国人指了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对不对的方向。Mesut总觉得把芦苇全砍了这片滩涂现在就能开一个万国会。

他们走了快十分钟之后开始能够听到车子发动机发出的声音和人的交谈声。在Thomas扒开最后一层芦苇之后他们出现了一片面积还算挺大的平地,上面扎着大约二十几个帆布帐篷,其中几个的窗口冒出微弱的光亮。

“好了你们看看有没有你们队的人在这附近……”Thomas把自己的枪架到肩膀上,歪着头转过来看着身后的几个人,他的脸上脏兮兮的,还有几道被芦苇叶子划破的细伤口。

“美国人好像在西面那边……我要去找Philipp……等等!”Thomas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嗯并不是自己。Mesut转头,看着Angel莫名其妙地被Thomas瞪着。

“哦天啊你们居然有一个军医!赶快跟我过去感谢上帝Per会激动哭的!”Thomas的目光明显只是落在了对方那个红白的十字袖章上,然后就伸手去拉Angel。这让Mesut不得不赶快磕磕巴巴地拼凑出各种词汇解释自己旧战友的意图。

——幸好Angel自己已经理解得差不多了。

他们在Thomas的拖拽下一路小跑向南边一个亮着灯的帐篷,Xabi和Cristiano也跟在后面,只是因为他们并不想傻站在那堆芦苇旁边看着一群德国人跑来跑去。

“嘿Thomas!我们有人受伤吗?”Mesut被Thomas右手拽着一路踉踉跄跄的,而Angel因为背着医药箱被Thomas拽得也踉踉跄跄的。

“进去你就知道了。”Thomas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严肃。

 

 

 

 

——熬过了期中考,然后晚上回学校就等着受死了……………………

最近感觉原来那个一章的更量不大够啊……塞不下每次要讲的内容|||||

下周如果有空就再更一章吧诶嘿。(。)

解释一下里面的测距……

票哥的测距是用复式瞄准镜的十字五点

堆妹儿那个方法好像老美用的比较多,大概就是估测自己和目标之间有几个足球场的长度再和风向换算……

Lo主数学及格分水平,军事知识Poor所以如果有算错就……怪我咯

 

评论(20)
热度(32)

© 里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