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冰球|xjb同人

一些原因这个号不用了 换了一个号刷黑怕圈,大家有缘再见👋

等xx大过了这个号就🔒啦 这几天操作不了

+

[CDC]桐梓林里乱不乱

不吃早餐:

瞎编了一些日白会馆的爱恨情仇  
肥肠矫情狗血,雷的我自己都不行(。

情感关系大概是:
PS¥.P➡️MA$IWEI➡️T$P
Melo x PS¥.P

渣男马师上线 大写OOC
然后我实在编不下去了就这样吧

 

杨俊逸第一次见马思唯是在加入会馆很久以前。那时候他们还都在做一些自己的东西,他和Melo,马思唯自己。那次见面如今在他的记忆里也只成为了一个时间轴上的点——就像他和马思唯第一次上床的那个日子一样,仅仅是一个点,没有任何纵深与宽度。遗忘是他自己选择的,他怕的是那些回忆会随时随地在他神经上作用。

丁震总说他...

+

近期感悟

+

看完异形,腐兰兰是我见过最爆笑的参演了

+

🏆吸吸!

+

是的,所以我一直覺得好的同人作者的閱讀面應該要非常广泛,而且要是硬性的名著/專業書,並且要對生活中的細節,真實的故事非常敏感,就像學編劇時強調的非常規。
要想產出好的作品就要對它負責,參考借鑑和抄襲不一樣,始終要保持著一顆學徒的心。

卡斯威爾:

雖然不是沒有人(不論熟人還是不熟)問過我關於想梗的一些訣竅,只是我一直覺得因為我能力沒有到足以教別人的程度,所以都簡單帶過,不過既然有人開始擔憂如果同樣設定別人寫過自己寫了是否會抄襲、借鑑、借梗甚至有既視感的問題,其實這都是可以避免的。

最近在玩Clip Studio的動畫系統,讓我作為練習玩一下。

總共有三個重點:

動圖一:為什麼...

+

get了一個新工作,下個月進組,給我一個高中學導演的同學畫電影故事板😀 劇本是同學自己寫的,看上去還不錯!
我也是第一次干這種活哈哈我问他我沒畫過欸,他說沒關係不用很好看像這樣就行了(給我發了一個張藝謀的故事板)
我:我畫姜文那種完成度的可以嗎(。)

+

大家好 這個lo主最近現充沉迷追星去了

+

吉问我:你为什么跑回去萌rapper了就不写文改画画了
我:可能是因为觉得我自己写不过他们吧🙄

+

不吃早餐才是一件很嘻哈的事 新版-MC Hotdog

热狗x蛋堡 早餐组每日一吸!!!这个mv真的细节可爱到让人肝颤

然鹅为什么这个版本的mv里没把热狗酒后乱性睡了蛋堡(?)的部分剪进去呢

+

杂文|了不起的

长话集:

基于我整个青春期的社交经验,第一次看了不起的盖茨比,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话就是整本书的第二段:
“当你想要评论某个人的时候,你只需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拥有你所具备的优势。”
我本质上应该算个特别愤世嫉俗自命清高的人,我不喜欢甚至是反感一些大众,标准的审美趣味和兴趣爱好,尤其是这几年我并不总是以一副好的嘴脸去对待很多人。
这几天我在反思这个事情。我在我学生时代的每一个阶段都通过规避联系来慢慢剥去我社交圈子里的一些人。原则一般是,我觉得我们不是一类人,有时候我觉得我自卑,有时候则是我鄙夷他人,甚至是可怜。这也是我觉得自己最丑恶的时刻。
但同样的,在我的价值观当中我始终认为人...

+

[廖段廖]犀牛葬在厄加勒斯角(1)

RPS!大概无差?

廖凡x段奕宏x廖凡

我不要脸,我就是邪教,我就是巨想吃这俩

他们俩明明辣——么配!(

“爱情是多么美好,但是不堪一击。”

老段叫小廖小廖,小廖便跟着别人一起叫老段老段。

老段比小廖大,但大不了多少,中间的日子加起来还不足三百六十五天,只不过跨了一个年份。小廖的生日是西方的情人节,老段的生日则是五月份极其普通的一天,甚至找不到什么特殊的纪念日或者家喻户晓的名人生日与他相同。

每年小廖都能记得老段的生日,老段往往连哪天是情人节都记不清。

老段和小廖都是演员。

小廖本质上是个话不多的人,性格甚至有些害羞,跟他外表给人留下的印象大相径庭。小廖反应...

+

初恋🌟

+

太喜欢这首了 特别像育碧给AC选曲的口味(。

+

磕上了海水火焰里的廖凡x恋爱的犀牛里的段奕宏

(吃自己拉郎比吃什么都吃的香)

+

问题青年

想问一下现在对同人文章是否抄袭是如何界定的呢……?

如果不是文字完全一样,而是比如相似的桥段、几乎未曾出现过的作者个人比较独特的设定(不是像ABO之类这种公认设定)文章节奏排版这样,该如何辨别?

因为感觉有的时候就是,无法指正出是哪里一样,但是就是觉得看上去带着故意地模仿,或者是相似度极高的桥段……?如果是不同的圈子还不一定能看到,如果是同一个圈子看到真的很尴尬啊(。)可能存在受到影响的情况,但我觉得如果这种影响过大的话很容易把一个圈子局限吧,我之前就有过这种体会。

个人觉得想AU世界观是最累的,因为要去想去接触很多的设定资料。我自己写同人(尤其是之前写RPS比较多)也会用到别人的设定。...

+

再宣传一下这个你哥邪教迷妹群👇
群号码:624572967
欢迎各种姜老师人蜜或者邪教cp粉进群,里面的cp只有想不到和想不到😂
文明枪棍姜葛或者骨科都可以来耍哈!!

+

[姜葛]奥斯两八开(一)

最近极度沉迷你哥,所有CP都杂食通吃(。)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拉郎

《一步之遥》马走日 x《罗曼蒂克消亡史》陆先生

写的时候感觉…民国的上海,真是触及了我的知识盲区。然后这两部电影,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啊(嚎啕大哭)

时间线是错位的,所以bug肯定很多,写着玩吸吸!(逃跑)

大概是一个试阅,有人想看我就接着写

陆先生第一次见马走日是在法庭上。

当时那个在广东路靠近黄浦江,四国银行背身里弄被齐墙高的桉树包围下的宅子,还不是陆先生名下打理的生意——自然也还没成一家叫“菊”的日本餐厅。那原本是沪上顶级豪门家的财产,老爷在京城给皇上做事,回沪不久便去世了。也是受了新思潮的影响,家里的...

+

🙃双子星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

+

提前开始了下个月的修仙,活过四月份估计就差不多了

+

[枪棍组]记忆虚构了一场故事(完)

现代AU 伪RPS吧

真·流水账有刀有借梗这样(。

设定受到了之前两篇文章的影响:《命中注定》和花店AU《旧色未老》(感谢Seinano小天使的翻译!)

非常感谢大家的阅读。

贝兹属于那种你在学校里比较容易遇到的老师。可能其他老师与你擦肩而过的次数会更多,但是他们不如贝兹那般显眼罢了。

如果你有去主教学楼的早八课,你总能在校园湖边遇到他遛狗。身材高大,有着一头半长卷发的那个就是。那头显眼的头发放下来会有些蓬乱,所以大多数时候不都被他随便用皮筋绕两圈松松地束在脑后。他戴着一副玳瑁花色的板材眼镜,下颚长着修剪得半长不短的胡须。大多数时间他都穿的很随意,但却始终保持着...

+

人生难得几回中二
从初中就沦陷SHINNOSUKE的嗓,又圆满了一把😭 好想明天再去上海看一场啊!

+

[写作资料]史航:我曾被这些细节征服

原文地址:史航:我曾被这些细节征服

史航老师在文艺有意思上的访谈汇编,严禁转载,存个地址吧。

+

[麻叶]夜谭五十记(中)

侠盗枪棍衍生

配对:张牧之x叶问 老二x老三 六七无差

依然是严肃正经的乡土纪实文学

不好意思,隔太久了点(跪)最近事多脑子不好使,写不出东西。

大家一起来背葛老师经典台词吖!(……)


16

南国从夏天热得如蒸笼到年后冷得骨头疼,一般需要三场大雨。

汤师爷站在衙门口望着天,一阵阴风吹过,冷得他一哆嗦。他又把藏在袖子里的暖水袋往里掖了掖,朝天打了个冗长的呵欠。

叶师傅来的时候是第一场,他想着这第二场也该来了。


17

什么事当你开始习惯的时候,就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问题了。就像马邦德已经习惯把自己当成汤师爷,还跟劫自己火车的麻匪在县衙里一起住了大半年。...

+

左手序

之前说的主页,趁明天回北京前搞出来了。
东西是前几天写的,今天又去医院看了手,问题不大,感谢大家的关心。
没想到的是发出来会被说敏感,因为什么词你们看了也知道了…
总之万事都比想象中艰难,希望我能坚持下去👌
欢迎关注。

长话集:

开这个主页的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

手腕疼了大半年的我前几天去医院查出了个腱鞘囊肿,医生说,少用手,正确用手。我说,那行吧。

回去我就跟我老板说,我这几天画不了画了,右手不行。我老板问我说,那你怎么玩手机,我说,我在锻炼左手。然后我这几天也没去工作室了,闲在家里好像也没啥事,整天想些有的没的(仿佛一下子理解霍金为什么那么伟大)想出点什么就跟我的小伙伴熊吉说...

+

[未授权转载]龙冬:文学写作技巧(节选)

原文地址:龙冬:文学写作技巧(修订版)

之前有说想整理一些写作相关的内容,但是一个是好多内容我至今自己也还没看完,还有就是网上(在lofter的平台上也)已经有了很多这类的汇总,不过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外国译本,讲的未免啰嗦繁杂,在中文写作中实用性也很低。于我个人看来,文学的语言魅力还是要在本语言内部才能讲清的。很多作者的作品只能说是用中文作为一种媒介在写,其本质不属于汉语文学。当然,写同人时候故意地去模仿原作原语言的话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用轻小说的感觉写欧美同人,未免也有些奇怪。

龙冬老师的这篇文章我觉得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一篇文章,看完会觉得功力大增。原文有一丢丢长,但是我建议大家还是能阅读一...

+

因为La La Land我周围好多妹子都吃了高司令的安利(。

我只想说这人唱歌跳舞开车打架都苏到爆炸💥

给大家听听他自己的歌,其实我更喜欢另外几首但是lofter都没有sad(

+

[麻叶]夜谭五十记(上)

严肃正经的乡土纪实文学。

OOC放飞自我 麻匪全员+叶师傅

CP:张牧之x叶问 老二x老三 六七无差,师爷单着。

作者被鹅咬过,有点阴影。


00

师爷说:“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


01

说这句话的时候,张牧之他俩坐在县衙的楼顶,看着鹅城空无一人的道路上一群鹅经过。

张牧之抽着烟说:“放你妈的屁,老子劫你火车是在秋天。”

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南国最热的月份。地砖可以拿来煎蛋,空气中带着荔枝树烧焦的味道。张牧之和汤师爷坐在楼顶的阴影里,享受那一点点来自北方或者海洋的风。楼下的老二三四五六七脱得只剩底裤,一人躺了一条石阶睡午觉,老二的手搭在老...

+

© 里沉 | Powered by LOFTER